我爱小动物 / 陈济身 云南大理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-09-05 16:02:15

我爱养小动物。

养过的鸡见我推着单车离家,准会碎步跟在我身后送行。养过的鸭见我回家,准会围在我的脚旁点头哈腰显亲热。

养过的”野猫”一不留神在我的床下撕碎了三本<妇女之友>,碎纸做舖垫,生了四只小猫。我为了让小猫睡得更舒服,又给添加了一堆棉絮。

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住在胜利村的一间十多平方的小平房里,野猫可以从开着的气窗自由出入。在桌上留下朵朵梅花脚印。

我第一次发现以后,便每天在门内放些吃食。野猫也总是深夜等我睡熟以后光顾寒舍,不声不响吃了就走,几个月也未见大猫儿长得怎样美。

刚生的小猫光不溜溜白里透红一团肉,煞是可愛。遗憾的就在当天晚间我熟睡之后给一个个口衔走了,从此不知去向。有老人说因为是我动了它的窝。

大猫晚间吃食照来,我也给食依旧。而且还给“产妇”加了点营养。直到后来我也搬了家,让我时时牵挂。在没有我参与照料的日子里,不知生活过得怎样。是否安康。

养过的兔子二三个月一窩兔崽子。养过百灵鸟,叫声清脆悦耳特别好听。还养过一盆红蚯蚓。湿泥巴上面放一只烂苹果。烂头朝下,蚯蚓便会绕作一球团状。出门垂钓拿起就走,再也不要临时去屋边墙角,农家菜地乱挖讨人厌。

当然我也几次养过小金鱼,鼓鼓的眼睛,红的黑的拖着长长的尾巴好看极了。六十年代我还特地花了三元六毛钱买了个漂亮的玻璃鱼缸。但总是养不好,再漂亮的金鱼往往也不出半个月一个月,鱼肚朝天,浮在面上,死了。有人说这是食喂多了吃饱了撑的,我看也有可能。

我养得数量最多,时间长达数十年的便是长寿乌龟。多的时候大乌龟就有好几十只。每只重量都在一二斤以上。

刚开始是钓鱼钓来的,舍不得吃就养着。后来我爱人出差到哪里都买。我也一样。曾在昆明农贸市场买过龟壳形状各异,其中一只长有六个”眼睛”的”明星”乌龟,让我久久爱不释手。

凡有客人来访,我总要情不自禁地介绍一下这位六眼姑娘。让客人见见她,也让她见见客人。所以她的名气特别响,七里八里,这村那村,粉丝钢丝特别多。

遗憾惋惜的是这只六眼乌龟,在我家饿了几年肚皮以后,黯然离去。没有一点声响。

直到我后來在宠物市场见到了吃瓜果植物的乌龟后,才愰然大悟。我原先想当然的以为她也吃荤腥,压根就没有想到她是吃素的佛婆。总想着她刚开始是认生,有点水土不服,性格比较内向文雅,熟悉环境以后总是会吃食的。谁知错了,完全错了。

在她过世三天后,我才把她的遗体安放在一个塑料盒内,盒里放了木炭石灰,埋在了附近的小塘边,上面还覆盖了由我亲自书写的“永垂不朽”四个大字的红纸一张。

如今明星已经去了二十二个年头了,我还常为自已的自作聪明,知识缺乏而内疚自责。其实在早一年我曾发现过她对不小心掉下水池去的菜叶感过兴趣。现在想来我真是个儍大哥,木脑壳呀,是我的无知,饿死了我最亲爱的龟姑娘也。

这么多乌龟只有一只是公的,个头偏小,皮肤偏黑。表面看,一点也不威猛。这还是我几年后发现他爬在别的乌龟背上撒尿,欺侮姐姐妹妹,才突然领悟的。

这样的长期一夫多妻,我怕公先生太”累”。(事后孵崽证明个个龟蛋都出崽,说明他是做到了“雨露均占”。真不容易)。

期间我也自作多情,几次到过株洲的水产市场“招工招郎”,选女婿,意欲包办婚姻。以减轻其精神和身体上的压力。才知乌龟界男女严重失衡,公的很少,一年也鲜有一只上市。导致招工愿望失败。

我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一路下来,是高兴呢还是”免为其难”,穷以应付,有苦难言。要知道公的母的大家都是一身硬邦邦的甲壳,“男欢女爱”平地作业不像水中可以自由翻滚,可以寻找最佳点位。其难度系数可想而知。只是苦于当时条件所限,一直无法改善其生活环境。这也是我为此长期忧郁自责,最后同意她们回归自然,下农村,改户籍的原因之一。

原先生过很多蛋,送的送了,吃的吃了。后来开始想起孵崽,想不到一次成功。便益发不可收拾。竟然年年办起了幼龟园,密密麻麻一脚盆。

孵崽其实很简单,只要把蛋轻轻放入浅浅沙层,适时洒点水,保持沙土湿润。一般在秋季,气温适中,半个月以后,只要发现平平的沙面哪里出现凹坑,百分百是龟宝宝己经破壳。再过天把,便会自己爬上来。煮点蛋花汤给她们吃就行了。

乌龟很好喂,出差半个月不给食也没有关系。冬春气温低,基本不吃东西。生命力特強。

想当年旧房改造,临时把她们放在脚盆里移至开放的阳台过夜。不想当晚北风劲吹,刮起了鹅毛大彐。次日凌晨发现她们一个个冻得像石头似的,脑袋,四肢全缩进了売里,亳无动静,死了一样。急得我上班前朿手无策。只好匆匆移进房内,临时把她们塞在旧被窩里取暖。

中午回家探亲时,也似乎没有什么复苏迹像,一点数,却少了一只。直到下午下班翻遍所有角落,才发现她一个“人”躲在一堆书报里,不声不响在看〈红楼梦〉呢。

这位爱学习的“读书妹”,后来我称颂她为“龟博士”,“知识分子”和”生命之花”。再过一天,全部起“死”回生。虚惊了一场。

前几年,我因几次搬家又感体力有所不支,也巧遇有一位非常爱龟的朋友,退休后在农村的老家挖了一口小塘。专门养龟,繁衍小龟。他多次登门求我便宜点卖给他。虽然我心里旧情难忘,依依不舍,但在我全面考虑了她们的前途以后,还是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半卖半送的为她们办理了新农村户口。

如今做起梦來,还常常见到她们的模样。据说,她们现在生活得很好。天地广阔了,也儿孙滿塘了。真正的农家乐了。

我爱养动物,但没有养过狗,那个年代城市里的普通老百姓,是没有哪家把狗当宠物养的,这是后话。我也不爱养狗。希望大家也不要养狗。狗也不能算作小动物。


    作者简介,陈济身,79岁。浙江海宁人。设备工程师。中国中车株机公司退休。爱好写作,文章散见各地报端和网络。一家小报有我的专栏<陈爷爷讲故事>。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关注微信号,每天陪伴你的闲暇时光


秦岭文学,汇聚原创美文

投稿邮箱 576143288@qq.com 

编辑阿秀(微信号sxlnwxf)

未经注明,题图照片均来自网络

  在此,谨向作者表示感谢!


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