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岁黄永玉:我最后一次进入一个女人的身体是……

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-12-02 16:40:49



来源:听明明吹牛皮


论老顽童,小编只服黄永玉,真真是个可爱的小老头,生活赋予给每个人的压力都是一样的,何不学学黄永玉那般笑眼看人生。

 


黄永玉50岁考驾照

60岁随手画了一张猴票暴涨30万倍

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

90岁开个展

91岁撩到林青霞

93岁飙法拉利


黄永玉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,这个世界之所以乏味不堪,有时候就是因为功利的聪明人太多,而有趣的好玩人太少。


真正有趣的人,总能把凡世过得有滋有味,在玻璃鱼缸里游泳,也有乘风破浪的气魄。



黄永玉今年93岁,白岩松曾登门拜访。


刚进门,就看见黄永玉正在院子里拾掇红色的法拉利跑车。白岩松惊呆了:“老爷子,你都一大把年龄了还玩这个!” 


黄永玉回:我又不是老头。 


黄永玉不单玩法拉利,还玩德国原装奔驰S320,宝马Z4、保时捷911敞篷跑车、路虎越野、保时捷卡宴越野车以及红色法拉利F430…… 


白岩松说,老爷子您这不是炫富嘛。


黄永玉回:我能炫什么富,我玩什么就是因为它好玩,跑车就是一玩意儿。 


白岩松后来说了句:老了就做黄永玉。 


黄永玉90岁那年,国家博物馆准备为黄永玉举办《黄永玉90画展》,记者问黄永玉:“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?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?” 


黄永玉叼着烟斗,哈哈大笑:都不必了,最好裸体。 


记者又逗黄永玉,问老爷子您感情生活如何?


黄永玉回答:我的感情生活非常糟糕,我最后一次进入女人的身体,是参观自由女神像。 


几个收藏家,见了黄永玉就叫他黄大师,黄永玉骂了句:毕加索、吴道子才算大师,我算什么大师,今天教授满街走,大师多如狗。 


黄永玉只要出场,就语惊四座,犀利搞怪。


“你们都太正经,我只好老不正经。” 


作家李辉说黄永玉:


只有在他的身上,才能看到真正的天真烂漫,他永远活得像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。贪玩、天真、坦荡,敢作敢为,玩世不恭,自由自在。







对黄永玉来说,人生不管什么什么样境遇,玩才是正经事。 


文革时,黄永玉每天的功课就是挨鞭子,过生日那天也照常“上课”,边挨边数。


回去说:老婆,我今天挨了224下。


张梅溪看着很心疼。 


黄永玉坚定地说:亲爱的,你要相信,时代不会永远这样的。


 别人提心吊胆过日子,黄永玉照玩不顾。


他的玩具列表有: 


一部鲜红色的八十个低音键的意大利手风琴;一支双筒猎枪;一个立体镜;还有一部万用的电动小车床…… 


大家训黄永玉,别整天乐呵呵的,这年头要沉重。


黄永玉答:既然你们说我不沉重,那我就装沉重喽。 


他找来一个医疗本,给自己划上心脏病、胃溃疡、肝硬化,划了一百多种病,批斗他的人一看也乐了:“臭老九,你这病,也特么忒多了点。” 


老顽童周伯通有个绝招,左手和右手比武,玩得有滋有味。 


黄永玉比周伯通还厉害,白天劳动,晚上挨批斗,夜里找乐子。


抱来《辞海》,打着手电筒捂在被窝里,一晚上看两遍,看得是如痴如醉。 


朋友们见了,说黄永玉是神人,活成人精了。



黄永玉和相声大师侯宝林是好朋友,侯宝林相声贯口无人能敌,有一回两人乘车聊天。


侯宝林逗黄永玉:“你还教不教课?” 


黄永玉:“奶大了孩子把我的奶头都咬掉了!”


噎的大师侯宝林憋了好几秒钟后才来了一句:“怪不得现在都改用奶瓶……” 


黄永玉还怼黄霑,当年黄霑正狼狈不堪,与林燕妮闹分手,投资电影公司又经营失败,负债累累,无家可归的时候,很多人都不敢搭理他,只有黄永玉前去安慰。


他安慰的方式非常特别:“失恋算个屁,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!” 


黄霑哭笑不得:你才放狗屁,失恋都要上吊了,还能有诗意?


后来两人倒是成了挚友。


黄霑还给黄永玉写了几句词:“眉飞色舞千千样/你是个妙人/是个少年狂”。 


林青霞一向以女神面貌出场,2015年,61岁的林青霞去见91岁的黄永玉,想请教一下黄永玉写作方面的事。


黄永玉一见林青霞就“怼”她:你不好玩,你要做个野孩子。


后来林青霞在《女神来了》中透露,自己确实是受了黄永玉那句“我想把你变成野孩子”的影响才决定来参加真人秀的。 


黄永玉不单只动嘴,该出手时就出手,特侠义。


2004年夏天,乡亲们对80岁的黄永玉说,沱江上游有人开了一家化工厂,污染了水。


黄永玉一听,叉起腰:“老子带几个人去‘搞’他们一下。”


居然把人家的办公室给砸了。


他说,爱护自然要像讲卫生一样自觉。



黄永玉平生最厌恶白手索画的人,打着爱艺术的名义占便宜。一生气,直接在家里挂一则声明: 


画,书法一律以现金交易为准,


严禁攀亲套交情陋习,钞票面前,人人平等。


铁价不二,讲价者放恶狗咬之;


恶脸恶言相向,驱逐出院。 


吓得索画之人不敢开口,连国家领导到他那里也得按规矩来,否则一律不伺候。 


声明后面还加一条:所得款项作修缮凤凰县内风景名胜、亭阁楼台。 


他虽对高官不买账,但是对家里做事的人却很照顾。


他常嘱咐家人:“厨师、司机、管家和保姆都是从家乡找来的,要善待他们。” 


黄永玉爱养狗,一养十几条,完全散养,这群狗还选领袖,定期通过内部斗争搞民主选举,选出新领袖。 


这些狗也成了黄永玉的“保镖”, 一次有人来家里硬要画,死缠烂打,不给就不肯走,黄永玉指着自己爱犬说:走不走,不走?它就对不起你了。


于是黄永玉又被称为:“惹不起”! 


连他学生也惹不起他,有一年,学生们从美国回来,大家出了个主意,想做一个“黄永玉画派”,黄永玉破口大骂: 


“我不想成群结党,狼群才需要成群结党,狮子不用。” 


画画就是好玩,又不是搞武侠,还分个捂裆派、少林派。


胸中无半点机心,坦坦荡荡,无争扬留名念头,做事作画,都不是为了表演给谁看,也不是为了活给别人看,自己开心就行了。 


2006年,黄永玉将自己画作和收藏,捐给湖南吉首大学。


捐献仪式那天,大家让黄永玉致辞,黄永玉说: 


你们不用担心,我已经告诉家里人了。一旦我的后代真吃不上饭,饿得要讨饭了,也应该距离吉首大学远一点,免得影响你们。 


黄永玉多次表示:我手里收藏的各种玩意,不论价值如何,在我走之前,一律捐出。 


83岁,黄永玉登上《时尚先生》杂志封面,杂志评论:黄永玉不仅玩物玩到癫狂极致,更是玩出豁达心胸。这才是真正的大玩家,酷!拽!



在荣格心理学中,说有一种人是永恒男孩,永葆童心,可以没心没肺地“无拘无束无碍”。


黄永玉就是这样的永恒男孩,身上有道家的返璞归真。 


1997年,黄永玉正在香港画画,女儿跑过来告诉他:汪曾祺伯伯去世了。


黄永玉很平静:好啊,好啊,汪老头也死了呀。


和黄永玉同时代的朋友钱锺书、郁风、李可染、张伯驹、黄苗子全部去了天堂。


黄永玉说: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 


“生前我玩的很开心,死后,大家玩一会我好啦。”


“我死了,立即火化,火化完了,骨灰放到抽水马桶里,就在厕所举办个告别仪式,拉一下水箱,冲水、走人。” 


说完哈哈大笑,连死都能想出如此脑洞大开,恐怕全天下也只有黄永玉了。


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世人不好玩! 


93岁的黄永玉每天玩到深夜,人世间好玩的事实在太多了。


他只有把自己喜欢的事全做了,才坐下来数着日子等永逝降临。

发表